{maxcms:load head_news.html}

最新资讯

老婆让我同事干

老婆让我同事干 早晨起床,我问老婆想不想和我同事干,老婆说,想,我说那你叫他过来干,他两在发信息,我说叫他吃药,她说那你去哪里,我说我去朋友家呆会,朋友家,就在旁边,走路几分钟,你就说我去市里朋友那里办事,要会才回来,她说好,那你出去,然后我起床出去了,一会老婆发信息说,我同事来了,我说哦,然后..

暴奸陈键锋

暴奸陈键锋 报纸正报道着陈键锋将会在下星期访问的消息,其实我看到陈键锋的第一眼开始,已经被他深深吸引,却不是为了他的英俊样子,而是希望能好好奸污这天真的香港偶像。现在终于等到机会,我打电话给一位任职新闻记者的朋友,问了一些有关陈键锋的来台湾事宜,他的资料也很详尽,连陈键锋住的酒店房间也打听到,真..

一辈子的情债

一辈子的情债 我和薇相识已经有十年了,那时候我才25岁,事业上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。   我当时任支行的信息科长,手里有点小权,而且自己也掌握着单位一笔为数不小的「小金库」,上上下下打点得都十分到位。   工作上当然没说的,我是属于那种十分敬业的人。人品嘛也没说的,喜欢交朋好友的我拥有自认为还算是..